在洪流里挣扎的
现在为止还没有被溺死的,
很多次心比天高的
不想以后被溺死的,
近期是想进上交法学,
更靠近杭州的
一只老兔子。

一篇非应试作文?

又名《走题》
qqqqq题目来自于哈峰 申请:
如果有一面涂鸦墙在你眼前,你会画下什么?

    “你小时候特喜欢拿着油画棒在墙上瞎画一通。”我妈指着奶奶家那一面墙,给我看我的杰作。
   小时候没有接受过系统专业的绘画训练,也没有太大的天赋,我做不到和别的小孩一样,临摹或者原创出完整圆满的图画。什么漂亮的穿着长裙的公主,苍翠的大树,翩飞缤纷的蝴蝶......我都无法描摹出它们精致繁复的花纹,甚至有时,我的线条都不是闭合的。
   在我回忆这一段的时候,我的语调变得和我那时的画技一样笨拙,磕绊地像是一个蹒跚学步,还发着烧的孩子。我那个时候为什么要在墙上恣情涂鸦?肯定不是想做画家——小孩的心智还不够供养支撑起一些成人世界里空洞缥缈的名词,例如野心。
   也许我只是看到这么一面墙,它苍白,单调,死气沉沉。我不愿意让它这么孤零零地站着。
    幸好,年幼无知的孩子是不太懂攀比和讥讽的。我拙  劣而自得的涂鸦,在那个还只有电视机普及的过渡年代,给我童年带来莫大的慰藉。只是现在,想起来墙上的群魔乱舞,我会感到一阵尴尬的好笑。
   这些算不算是跑题?我不觉得。如果真的有一面涂鸦墙在我眼前,现在的我肯定会深思熟虑好久,盯着那面墙,目光洇染开一片。我的构思无法借助绘图铅笔的勾勒定型。也许是受弗吉尼亚·伍尔芙Adeline Virginia Woolf的影响,她在意识流作品里《墙上的斑点》大肆篇幅地叙写自己由那个有些怪异的斑点产生的一系列遐想,有时讽刺地觉得,我更像是一个幻想家,而不适合拿起尺规游刃有余地操作。所以,作画前,我要仔细地斟酌一下我涂抹的方向。
    和相当一部分憧憬西欧童话般瑰丽城堡的同龄人不同,我甘于安逸,偶尔却也在灵魂深处叫嚣着,渴求迸发的激情野性,能量像是冲天而起,在一瞬间绽出无数蘑菇云。
  非洲大草原。这是我竭尽全力可以想象出的理想国。
   我要画一片非洲大草原,用大片灰暗粗糙的绿色涂抹。草放纵地生长着,迎着似血的残阳,猎猎。地平线暮霭沉沉,雄狮从远处踱过来,他才刚刚享用完新鲜的晚餐。也许万籁俱寂?因为四遭噤若寒蝉。没有生灵想去干犯一头万兽之王,即便他陷入饱餍的沉睡状态——那也可能是假象。
    的确会有羚羊,蹦跶着,单纯天真的眸里装满好奇。可是它桀骜反叛的天性已经隐隐渗透出来。它会本能地畏缩天敌锐利如刀刃的嗅觉,颤抖着,矫健的肌肉绷紧了,跃出死亡的铁栅栏外。它自由着,并将永远自由。
   如果永远自由,那是否......本不应该被束缚在这死气沉沉,屹立不倒的涂鸦墙上?
   想着这个,才画完理想国的我,用力推倒了这一面骇人的,僵硬的心理障碍。

评论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