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洪流里挣扎的
现在为止还没有被溺死的,
很多次心比天高的
不想以后被溺死的,
近期是想进上交法学,
更靠近杭州的
一只老兔子。

再次陷入抑郁的一阵

     我很焦灼。
    可是我不知道我在冰凉着双手,哽咽着心脏的原因是什么。
    也许是我睁开双眼发现我居然被一群人包围,二楼图书馆露天花园面前的书桌上,脑袋一个接着一个,而我在头脑空白。也许是我困倦了一天,却仍然得强迫自己呆在图书馆,俄语作业动词变格不会做,每每想低头思考都会沉昏昏,无方可寻,难道是我的睡眠不足影响到了我的听课,再由听课又影响到了我的作业?也许是我稍微费心挣扎准备的写作比赛竟然中场终结在我的操作失误上,而我的整个周五周六却又因此没做作业如今进度条缓慢?
    还有我的昨天晚上的暴饮暴食,碎裂的屏幕,似乎缺钱但实际手头充裕(我只是不喜欢看到我的余额宝收益降落而我只是拥有我爸妈的工资作为靠山)我每天早起却因为小心翼翼而多浪费的时间……
看吧,我是个多么能够碎碎叨叨算账的人。
     今天坐在书桌前,清醒的时候看到我写下颤抖的虚弱的字迹发愣,更加可笑的是,我在那种情况下还妄想着订正,蛛丝般的红色歪歪扭扭地覆盖在黑色上。
好想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情,滚烫着递给在屏幕那一端的妈妈(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的习惯)可是我突然想起这几年我妈妈偶尔发呆出神的眼角夸张的褶皱,她碰到稍微高级点的电子设备操作就手足无措的抿嘴,她那天被骗我去找到她时候不敢相信的升调“可是”……
我的疼痛,只能烂在我屏幕上。
      或者我的朋友们?
      他们能够帮我,然而并不是随叫随到。隔着山南水北的地理距离,不同的课表,不同的日程,网络再怎么发达都无济于事。更何况,我的朋友们都是些优秀的人呐。
      到底我在为什么困惑?
      坐回到离开将近两个小时只为了吃饭洗澡的座位,我好像也没有理由继续梳理继续快速单手敲击键盘了。

评论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